不知路

【密林父子丨瑟莱】在最美的时间遇到你

屋檐下的猫:

2.一个密林不能有两个王子殿下

 

 

“告诉我你的名字,陌生的精灵。”

 

瑟兰迪尔修长的十指扯着马缰绳随意地踱着步子,他缓缓从背后抽出一只长刀,伸到莱戈拉斯面前,挑起了他的一缕长发。

 

莱戈拉斯很惊诧,瑟兰迪尔的长刀顺着他的长发一路向上,略带凉意的触感从沿着脖颈一路游走到面颊——他逐渐冷静了下来。

 

他想他大概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了。

 

于是他挑了挑眉,与瑟兰迪尔对视着。

 

“在那之前你难道不应该先告知我你的名字么?”

 

然而瑟兰迪尔飞快地一翻手腕,用长刀挑起了莱戈拉斯的下巴。

 

“叫‘王子殿下’。”他眯了眯眼,道,“我想你的父亲一定没有教你什么叫‘礼貌’。”

 

莱戈拉斯不由往后退了退,微微皱了皱眉。

 

“难道用长刀指着陌生精灵咄咄逼问就是大绿林‘王子殿下’礼貌的待客之道么?”

 

“难不成我还要将随便在我的森林里乱逛还反抗我的战士们的陌生精灵请到大殿宝座上喝多为宁么?”

 

莱戈拉斯盯着面前颇像一只幼狼的瑟兰迪尔,半晌,极不情愿地开口:

 

“……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满意地挑了一下眉,“噌”地将长刀回鞘,然后敛了敛目光,微微颔首。

 

“瑟兰迪尔。”

 

于是,虽然不知原因为何,即将成年的莱戈拉斯殿下与已经成年的瑟兰迪尔殿下就这样在第二纪元3433年的春天于离密林河只有50英尺的地方,相遇了。

 

“你可以跟着我们的队伍,如今这片绿林里到处都是丑陋的半兽人,我们将沿着密林河巡逻,或许可以将你送到密林之外。”

 

彼时索伦的黑暗正侵蚀着这个本该万物生长的季节,中土大陆的居民,无论是人类,精灵还是矮人都遭受着邪恶的迫害,大绿林的子民一度减少至历史的谷底,而现在还是王子殿下的瑟兰迪尔王,即将跟随欧罗费尔前往黑门参加最后的同盟战役。

 

精灵的队伍沿着密林河前进着,中途消灭了一小批落单的半兽人。

 

瑟兰迪尔骑着马走在队伍的前端,而莱戈拉斯在队伍中间靠前一点的位置与加里安交谈。

 

“如果您不介意,我其实很乐意与您同乘一骑。”加里安看着走在身边的莱戈拉斯道,“您高超的箭术可是帮了我们大忙。”

 

“我很高兴听到您这么说。”被未来密林的老总管,现在大绿林的护卫队长如此直白地夸赞,莱戈拉斯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满满地充盈了起来,像融化了即将溢出的清水。

 

没有什么比长辈的夸赞更能让一个年轻的精灵兴奋的事了。

 

加里安搭了一把手让莱戈拉斯攀上来坐在他的后面。

 

而听到后方响动的瑟兰迪尔侧了侧头,在看到莱戈拉斯灵巧地攀上加里安的马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

 

他的卫队长显然很欣赏这个年轻的精灵,他在刚刚的战斗中表现的几乎完美,那灵巧的小身躯飞快地在树林里旋转跳跃的时候——他都看在眼里,但是从刚见到他后他就不怎么跟自己说话,那双眼睛围着他滴溜乱转的时候就像在防备狼群的小鹿,他喜欢莱戈拉斯那股任性的劲儿,这会让他觉得跟他一起占了上风是件很令人满足的事,就像刚见面时的那场对话。

 

“王子殿下,我们又发现了一队半兽人。”勘察的精灵飞快地骑着马回来汇报道,“似乎是刚刚那一批落单的半兽人原来所在的队伍,大概三百多只。”

 

瑟兰迪尔微微犹豫了一下,兵力的相近让他担心伤亡会过于惨重,然而他在侧身看到正在加里安马背上擦拭弓箭的莱戈拉斯的那一瞬间下了决心。

 

“一个不留的解决掉他们,隐蔽起来伏击,让我们陌生的外来客看看,绿林的战士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然而这次的战斗出乎他意料的惨烈。

 

瑟兰迪尔的马被一个巨型的半兽人砍伤了前蹄,他从上面滚下来的时候被一个从后方突进过来的半兽人钻了空子。

 

不过那个半兽人在距离瑟兰迪尔还有四英寸的时候被一支长箭射中了左眼。

 

“王子殿下的老师难道没有教给王子殿下战斗的时候要注意后方吗?”

 

距离瑟兰迪尔起码二十英尺,倒吊在树枝上的莱戈拉斯挖苦一般地喊道。

 

瑟兰迪尔挑了挑眉,转身冲着莱戈拉斯丢出了腰间的短刀,击中了他左侧正要抡锤子往下砸的半兽人。

 

“显然你的老师也没有教给你战斗的时候不能左顾右盼。”

 

杀戮在夕阳西沉的时候接近了尾声。

 

半兽人和精灵的血迹混杂在一起,顺着树干流进了密林河里,满地都是残破的肢体, 树干上划满了刀剑的痕迹。

 

他们失去了二十七个优秀的精灵战士,加里安将他们的躯体包裹了起来投入了密林的河流。

 

莱戈拉斯目送着他的先辈们顺着河流远去,他的左眼角下还留着一道浅浅的刀口。

 

他仿佛听见有痛苦的呻吟在密林中响起。

 

这林中已经有太多的亡魂——他们原本只是一些快乐的西尔凡,过着简单的生活,没有物质上的欲望,在家园受到侵害的时候勇敢地站了出来,却终究难逃杀戮。

 

权利与金钱,从古到今,一直残害着无辜的生灵们。

 

瑟兰迪尔正清点着受伤的精灵,一转头便看到立在岸边的莱戈拉斯,像一只忧伤的小鹿。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像莱戈拉斯一样在这个年龄就如此优秀的弓箭手了,而且他日后还会更加优秀。

 

 

欣赏,无法抑制的仿佛找到宝藏一般的愉悦让瑟兰迪尔不禁勾起了嘴角。

 

梵拉,为什么我会在远离王国的北边的绿林偶遇他?

 

这个年轻的精灵拥有与他相同的淡金色长发,他跟他那么像,就连鬓角发辫捆绑的方式都几乎一模一样, 那发辫绑的棒极了,将他尖而小巧的耳廓勾勒的如此完美,他的眸子也跟他一样,或许更灰一点,像夜晚起雾的长湖。

 

 

 他应该刚成年不久,或许还没有成年,但那具身躯已经如此地强壮有力。

 

莱戈拉斯转身看到盯着他的瑟兰迪尔时不禁小小地惊讶了一下,他的即使在杀戮中也依然优雅的瑟兰迪尔王的眼睛亮亮的,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怎么了,王子殿下?”

 

莱戈拉斯问,他说起话都带着笑,仔细的话还能看到双颊上泛起的小小的酒窝。

 

“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叫了他的名字,感觉自己在吐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心头微微颤了一下。

 

“你是一个优秀的弓箭手,感谢你对我们的帮助。”

 

他诚恳地说道。

 

“而且我想我会更愿意听到你叫我瑟兰迪尔。”

 

——————TBC——————

 

评论

热度(453)